马车上的雏菊

Still working on the concept of flowers! Trying to do this concept justice before moving on to the next idea. I like this way better than the previous story! Probably cos it didn’t come up through free writing. HAHA. Got the inspiration while having lunch with my meimei, Annabel! (: I will write more English stories soon! For those who are wondering, these are my last few English short stories: Secrets of a (Typical) Insecure Woman (a new writing style which I’m exploring, away from the love stories), Random story (I should really title this story LOL),  White and Gold and On the Run (my first and, most probably, last Dramione fan-fiction). Enjoy and do leave comments!

马车上的雏菊

当我决定要做一个怎么样的人时,我们俩的感情已经开始破裂。

从小,我是一个很没有主见的人。妈妈总是不满意我做的决定。譬如说,我小时候决定参加武术的课外活动,她坚决反对,说女人怎么可以学这种东西。要是我敢坚持那么一点点的话,就会被痛打了两个小时,罚站面壁思过两小时,然后听我的父亲唠叨另外个两小时。结果,渐渐地,什么东西我都不做主了。长大后还是一样。就连我晚餐要怎么搭车去会合朋友,都要听妈妈的。只是她现在不用打的了。

“你怎么不搭巴士啊?少换一趟车嘛!”

“因为要陪朋友一起搭车下去啊!”

“你怎么那么笨?搭巴士!”

“我跟朋友约好了!不行啦!”

“跟她说一声不就行了吗?”

“不好啦!”

“你怎么那么不孝啊?”

莫名其妙。这事情跟我多孝顺有什么关系啊?!但妈妈每当把这招搬出来用,我就惨了。也许连门都踏不出去,结果我最后还是答应了。

这样的我,很没有魅力吧。我长大后要做什么,对于在报章上看到的新闻的看法,都必需以妈妈的标准分辨是非,想法跟妈妈一模一样才是对,其余的都错,而且还大错特错,可置于死地那一种。有一次,有个人发表了他的意见,我听听还觉得有点道理,可是妈妈却说他”找死”。我不禁松了口气;还好没说其实我同意他的看法,要不又变成不孝女了。

每个人都说我温顺,听话,是个乖女孩。但小时候因为妈妈不让我做的一些事,自己晚上在床上哭到睡着的时候没人知道。我参加了篮球队,选上国家青年队, 可是妈妈不但说那个没出息,侮辱了我好几个一起入选的队友(也就是我的好姐妹们),还说我没用,只会打球,做些没用的东西,书又不会读,以后一定不会出人投地。我确实没想过要出人投地,只想完成自己的梦想。要不是怕妈妈失望,我早就造反了。

他说,是因为我体谅妈妈,很贴心又善良,他才会跟我在一起的。我不知道喜欢一个人的善良与贴心是不是真正的爱。毕竟,大多数的人都一样啊,只要有基本的价值观,都很贴心,善良啊。这么大众化的性格,不应该叫性格吧。性格,个性,应该是专属于自己的东西啊!那么街上的每个善良女子他都爱吗?

刚步入爱河的我们当然有蜜月时期,应该长达六个月吧。就连他跟我笑一笑我都觉得特别甜,让我开心一整天。他让我不开心时,他只要跟我说对不起,他是为我好,所以我应该听话,我就答应了。蜜月时期嘛,当然什么都好。有人呵护着,哪里不好了啊?

但蜜月时期过了。他从来都没送过我一朵花。口口生生说过花并不是什么神圣的爱情道具的我其实很期待收到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束花。我不是浪漫主义者,不渴望收到什么昂贵的玫瑰,要的是自己喜欢的雏菊。每当我们去花展赏花时,我总是暗示他我喜欢雏菊。

“哇!雏菊好漂亮哦!”

“哪里?很像路边的野花。玫瑰才好看。女孩子不是该都喜欢玫瑰的吗?”

奇怪。女孩就都应该喜欢玫瑰,不能有自己独自的选择吗?这样女孩不该都喜欢肌肉男吗?要是这样的话,他应该没人要了吧。嘻嘻。这种话我每次压抑在心里,不敢说。生怕他生气,也因为妈妈说过女孩子要有礼貌。但是不讲不爽啊。有时候会不小心脱口而出。

“你怎么不回答我啊?是耳聋没听见我说什么吗?”

“当然不是。就说出来会让你丢脸,想让你省省面子,但你又非得讲出这种话,你丢脸别怪我噢 !”我回答。

就因为这样,他两天不理我,过后还说我太过分。其实我是开开玩笑罢了嘛!也许是有点过分吧,但久而久之,我觉得自己被拘束了。开个玩笑都不行吗?在家里只能被绑着,难道恋爱时也是吗?我确定要跟这种人在一起一辈子吗?我能一辈子压抑着自己吗?本来想长大后可以自由地过自己的生活了,可以做自己了,但有了他,我能吗?

有一天,一个好朋友要出国流学了。他写了一封信给我,说:“晓琦,你什么都好,体贴,善良。可是在这个世界上,贪心的人很多。善良是件好事,代表你品德好。可是世界残酷,你会被别人利用的,知道吗?要坚决一点。善良只能是品德,不能当个性。学点小聪明,知道什么时候坚持立场,这个才叫做个性,明白吗?”

我其实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网上视讯时他说总有一天我会了解的。谁知那一天很快就到来了。

“喂, 你看,学校主办篮球比赛! 我想参加!”

“不要啦。有什么好玩的?”男朋友是个读书才子,对于这些活动一点兴趣都没有。可是,想当初我就是喜欢他这副认真读书的样子才爱上他的。其实男人不管做什么一旦认真起来,我都觉得他们超帅的,有时可以迷得我神魂颠倒,可算是我的死穴!

“我喜欢啊。我。。。”

“其实我不喜欢你打球。每次跟男生一起打,多难看。”

“你吃醋?”

“不是。他们问我为什么我接受得了,我很难回答。”

“就说是你心胸宽阔,善解人意嘛!”

“我说不出这种话。不是我的真心话。”

“你的‘他们’是谁啊?你的同班同学吗?”

“对。”

“可是我喜欢啊。你又不是跟他们交往。。。”

“我跟你交往,但他们了解我,知道我接受不了啊!我忍了两年了,改换你忍了吧!”

“感情不是这样忍下去的啊!我。。。”

“你又不是打得很好,干嘛继续啊?!”

我震惊,沉默了。这句话比从我妈妈那张嘴中说出口时还要痛。跟他交往了两年,他没有一次来看过我的比赛,看过我打球就算了。我不是硬逼每个人喜欢我喜欢的东西和爱好的人。不赞成,起码支持我一下嘛!根本不知道我的程度,凭什么说出这种话?其实他不了解,也没试着了解过,打球是我从小唯一能解放,在我最失落和没自信的时候给我勇气的方法。在球场上,场子都在我掌控之中。只要球到我手里,我要做什么都行,一直到胜利为止我都永不放弃。唯有这样的胜利和控制权,不管我伤心哭泣还是生气愤怒,我都能在打球后平静下来思考。他懂什么啊?况且,和我一起打球的朋友是陪我一起作战长达十年的朋友。没了他们,简直是要我的命!他说他的同学比我还了解他,那他跟我的队友呢?他知道我需要什么吗?我为什么要顺着一个根本不了解我的人的意思,结果连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与事都隔离在外?在那一刹那,我决定了。

“我要打。谁都阻止不了我。”

结果我真的参加比赛。原本还以为跟他吵架闹冷战时我会很伤心,内疚,但那个时期是我晚上睡得最甜的时候。也许就是在这一天,一切都变了。

因为这一个决定似乎开了一扇锁了太久的大铁门。我发现其实坚持自己的立场可以给我很大的力量,给我一个在人生道路上的方向。我终于知道要走什么路,而不是人云亦云地跟着妈妈和男朋友的意思跑。这样,我的自我在哪里啊?我算是个人吗?我没意见时,跟木偶没什么两样啊!可是现在我好像有自己的生命了,而且还充满活力。我开始超自己的梦想前进:做个摄影师。买了相机,上了课程,花了不少钱,气急了妈妈和男朋友。他们都想我读好大学,脚踏实地,走我之前为自己埔好的路:当个老师。我没说我不当老师了。教书就不能追求梦想吗?

一天,我的作品得奖了。妈妈虽然不说,但请了亲戚吃顿饭,面带骄傲的笑容。刚好,我又得了奖学金,也选择继续教书的路线。我说:”摄影是我的爱好,可以边读边进修啊。人生不是生存在一个阶段就必需停留在一件事的。” 妈妈好像有点了解了,或许是因为我最后还是做了明智的选择。我希望她因这次而了解,我长大了,我其实也不笨,自己会做出对自己好的选择了。

“你女儿长大了。有自己主见了!还真懂事!”舅舅说。第一次有人说我有主见;那个滋味真是爽!我也以自己为傲。其实,有自己的梦想,生命里很多事都变得更美丽,而自己也有自信与安全感,感觉特别好!

可是,男朋友当时是臭着脸陪我们吃饭的。饭后,他把我拉到一旁。

“干嘛花时间在这些有的没的东西上啊?”

“喂,什么东西有的没的?”

“有时间,看看书啊!要当老师,读点心理学上的课程不错的!搞什么摄影啊?”

“先生,读书是好,没错。可是这世界不能只关在那小小的书房里啊!读书可以吸取知识,但出去见识见识可以吸取经验!不是什么有的没的!何况,我得奖你不高兴吗?”

“你几时变得那么不会听别人的意见啊?!你变了!”

那个时候我终于了解了,他爱上的不是我的善良,而是我的没主见。

那个晚上是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个晚上。追求梦想,爱好与学业的我没时间管那么多。坦白说,分手后,我轻松多了。虽然过后感情空窗了一年半,但我开心了很多。再多一年就毕业了,可以当个好老师。我要教学生怎么追求梦想,怎么勇敢做自己。而在这一年半里我也独立了很多 – 既然自己去看花展了!

我走到雏菊前面,望着那些小小的花朵, 好多回忆涌上心头。他还好吧?虽然分手了那么久,有时会突然想他,然后幻想着他还会送我第一束雏菊的那天。虽然知道真名天子不可能是他了,但我爱情旅程的最后一站是停留在他那里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个开着用雏菊布置的马车的王子来接我呢?自然而然的,幻想送我雏菊的那一个就是他了。要不王子的脸是空白的一张纸,还真可怜。

“她越变越野蛮。总之很难相处就是了!”

身边传来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不用转头看就知道是谁了。那么巧!一碰到他就听到他讲我的坏话。我只是摇了摇头,偷偷地笑。我是变了,但他那倔强不认输的性格依然没变。

“哇!雏菊!好漂亮!”这个声音我倒没听过:清脆,天真,无邪。我决定转头看一看。

他就站在那里,手牵着一个看起来小我四,五岁的女生。

“嗨!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你!”我决定打招呼。反正都碰面了,《装着不认识》不是我做事的风格;我们好歹曾经是彼此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啊。他呆着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

“晓琦!那么巧!” 他有点尴尬。

“晓琦?摄影界里的蔡晓琦吗?” 那女孩双眼圆圆的,好可爱。

“嗯!没错!” 我笑着回答。

“我是你的粉丝耶!特别喜欢您的作品!真的说出好多女孩的心声噢!”

“谢谢!你喜欢雏菊吗?”

“嗯!我最喜欢雏菊了!” 她一说完,突然脸色一变,灿烂的笑容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这个女孩从来没那么灿烂地笑过。那一幕,真令人心疼。“其实,我也喜欢玫瑰啦。。。玫瑰花比较漂亮。”

一个好奇怪的感觉慢慢地往我心里最深处爬,好像触动了一个隐藏在我心底好久的一个怪物,被遗弃的怪物。我好奇地看着她。明明她的明亮双眼,较小身材根本一点都不像五年前的我,但怎么她给我的感觉却是那么熟悉呢?

我望着她手里捧着的那束玫瑰花,笑了笑,然后面对他说话。

“好久不见,看来你一点都没变!”我话中有话,不知道读书聪明的他知道吗?

“嗯!还是老样子!”听这回答,好像没有,要不然就是坚持自己“女孩都该喜欢玫瑰”的立场。有自己的立场是好事,毕竟,我也是过来人嘛!只是,也应该尊重一下别人喜欢的东西啊。送她雏菊,又不会要他的命!

“送她雏菊吧!她在等送她第一束雏菊的白马王子呢!”

“哇!哓琦姐姐你怎么知道?”她惊奇地问道。

“因为我跟你一样啊!从小就在等送我生命中第一束雏菊的王子!这个愿望一直都没变!”

他的目光又投向了我,那双熟悉的双眼似乎突然亮起,但眼神很难捉摸,是一个我从来没看过的眼神。也许是因为此刻,他才刚开始认识真正的我。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马车上的雏菊

  1. Pingback: A Carriage Full of Daisies | Stories by Auby Sparksfiel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