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蘑菇的故事

“好吧!那我们明天见咯!”

“再见!”

我向我的朋友挥挥手,转身便往巴士转换站走去。傍晚六点,是我们的繁忙时刻。中学生课外活动刚完毕,学生们都像得到了难得的自由似的,都到百货公司去。逛街的逛街,吃饭的吃饭,看电影的看电影。而上班族急着回家与家人吃饭。以前年幼的我不晓得为什么大人做工后有钱,不像穷学生们去逛街看电影,反而那么想回家。长大后暑假去帮人家打工时才了解。钱难赚是一回事,现在没有那种体力了才是真正的原因吧! 每次下班后恨不得回家吃饭然后滩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根本没力气去做别的东西,更懒得上网。做工时看了一整天的电脑,偷懒时翻了好几个朋友的面薄,羡慕他们可以不用做工赚零用钱,而且还有父母出钱让他们去旅行。好命死了。这些整天跟我埋怨没钱的小鬼,都是骗人的好不好。真正穷的是我本小姐耶!

走着走着,我自然而然地把手伸进去我的背包,挖了挖,想找出我的MP3。还没跟你们说我的车程具备三步曲吧。我这个人最讨厌人潮了,更讨厌没事情做,也很讨厌寂寞。所以自己搭车时一定会在上车之前做三件事。第一,为了不用听人潮中所发出的无聊的吵杂声,我会准备我的MP3,播放自己喜爱的《五月天》的歌曲,想像又帅又酷的阿信正陪我回家。接着,就会掏出一本书来阅读,就不会让我的脑海里有空档的时间想些有的没的无聊的东西。至少专著在书上的内容还可以学点什么,总比在车上玩IPHONE的人有墨水吧!最后呢,我一定会把我的薄荷口味的糖果塞进嘴巴里。其实这个步揍可以不用做的啦,只是在巴士或地铁上把东西往嘴里放就是吃东西,在新加坡法律上是犯法的,会罚款的噢。既夸张又无聊。所以想吃东西就在上车前吃!

正当我找出了我的MP3时,我的眼角旁出现了一个影子。还没时间反应过来时,我已经被撞倒在地上了。顿时间我被撞傻了,坐在地上,MP3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靠!你没长眼睛,不会看路啊!”

那个男生也被撞傻了吧。我明明有眼睛,而且还很大耶。我转头过去想用我名不虚传明亮大眼睛瞪他,哪知道他的眼睛已经在瞪着我,而且那双眼睛一点也不陌生。

“原来是你啊!喂,炸蘑菇,走路看路嘛。眼睛长那么大来干嘛?”(都说我有出了名的大眼睛了吧!)

他锐利的眼神突然温柔,亲切了许多。他这个眼神能出现在他脸上算是很罕见的吧。让我来介绍他给你们认识认识。他叫林文耀,是我的中学同学,但从小就是领居。我们的母亲就喜欢站在门口一起八卦。他的母亲整天向我的妈妈倾诉他这个小儿子多顽皮,而我的妈妈就整天炫耀我这个小女儿有多乖。其实我一点也不乖。只是顽皮的时候要聪明些:不被抓到就是乖孩子了。这也说明了一样东西,也就是我有多聪明。不过文耀就没那么聪明了。整天看他在家门口拿着《妈妈,我知错了!》的牌子罚站,要不,就是在门口面壁思过。每次我走过他时,他就会瞪着我看,仿佛是在等我嘲笑他然后欠骂什么的。我那么聪明,才不会上当。从小就瞪来瞪去地长大,十三年都不说话。一直到上中学的第一天,妈妈说他的爸爸会载我们一起上学,我们才很勉强地在林爸爸面前跟彼此说早安。

在中学的时候,他跟我不同班。很快他的名字就传遍了全校。他是男学生们的偶像:闯祸犯规不眨眼,进出校长室比人家多。 他是老师们的恶梦,进他的班教书一定要注意门上有没有一桶水,桌上有没有死蟑螂等。有时还会教书教到一半被扔纸飞机还是什么的。要不,就是被他顶嘴,顶的哑口无言,在学生们面前丢脸。女学生们都说他酷酷冷到半死的眼神又神秘又有杀气,加上他那毫不在乎的态度,便成为女生心目中完美的Bad Boy 对象。我好姐妹们的眼神总是离不开他。她们总是不了解我为什么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有人还说“你至少会被他的眼神电到吧!那么酷,那么有杀气!”拜托,我从小就瞪着他的眼睛长大,他的眼神有杀气的话,我应该创下《世界上复活最多次的人》的世界纪录了吧!

我们没说我们就是从小住在隔壁的邻居。很多女生都羡慕我们早上一起上学,都以为我们的父母是同事还是什么的。真够笨的。有同事好心到天天去特地送人家的孩子上学的吗?不是住得靠近就是顺路啊。这个世纪的人都很奇怪耶。而且她们常常问我有关他的事。我坦白说我跟他没有很熟的时候又不相信。不过这也难怪啦。他整天在学校笑我。他从来不叫我的名字,只叫我“矮子”,“书虫” 之类没创意的名字。而我呢?我给他的名字更没创意,叫“喂!”。

休息时我喜欢打篮球,而他喜欢在篮球场上踢足球,简直是笨到不行。就这样整天跟我的朋友吵架,有时还打架。带着伤回家的他总是瞪着我。神经病!要我帮他隐瞒他打架也不会有诚意点。不过心胸宽大又大方的我也没在他父母前说什么。他们问起,我就说不知道。我参加篮球比赛时,他和他的朋友一定下来看。我出什么差错,或是跌倒之类的,他们笑得最大声。在走廊碰见彼此时一定目不转睛地瞪着彼此,好像在比看谁的眼神比较凶,谁的眼睛比较大。

中学毕业了,我们刚好又进了同样的初级学院。但是林爸爸不再送我们上学了。奇怪的是,上学第一天他已经在我家门口等我了。

“我老妈叫我陪你上学。”他说了这句话便掉头就走了。

有好几个星期我们一起走路上学,可是还是什么话都不说。在学校里我认识了一个很聪明又搞笑的男孩,不久后就跟他在一起了。我本来以为没有什么人知道这件事,但有一天早上,文耀就问起我的男朋友了。

“他对你好吗?”

“好啊。很体贴。”

“在一起多久了?”

“三个月了吧。”

“三个月了还不送你上学?”

我沉默了。其实我的男朋友一点都不体贴。他何止不送我上学,连生日礼物都没送我好不好。开始时觉得他像天使,但追到我之后便对我毫无兴趣似的。不久后我们分手了,我还哭得很惨。还记得我红着眼眶上学的那个早上,文耀一字不说便带我走一条不一样的路上学,因为我的前男友跟我们走的路是同一条的。我没有说我们分手了,也不知道文耀怎么知道的,但从那天早上之后我们就用不一样的路上学去了。也是从那天早上另我对这认识了十六年的朋友刮目相看,而我们也开始在上学的路上聊天了。

当然,他交上了自己的女朋友。那段时期他不再陪我上学,但是会到学校的篮球场上一起和我的朋友们打篮球。看着他踢足球长大的,我很惊讶其实他的篮球技术还不错呢!他的女朋友会带着她的朋友在旁边看,只要他进球了她便向别人炫耀:“他是我的男朋友耶!”说完便会瞪着我看。我知道她知道我和文耀一起上学过,所以吃醋,但我没有放在心上。直到有一天,有人在篮球场上无理地骂我“狐狸精”,才知道那女孩在我背后说了那么多坏话。有时候我回到教室的桌位上会有她给我的字条。

“我知道你喜欢他。但他的第一个吻已经给了我。你死心吧!”

我很冷静地把字条扔在垃圾桶里,但放学后便躲进厕所里偷偷哭泣,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么伤心。

突然有一个傍晚,我家的门铃响了。一开门,是文耀拿着酒瓶在我的门口摇摇晃晃地,一看就知道他醉了。我陪他在我家门口坐了两个小时,过后他跟我说:“她有别的男人。”我震惊他会跟我说心事,但就只有这么一句。隔天他又陪我上学了,可是我们又回到不说话的阶段了。在学校,那个女生还是跟着文耀到处走,可是文耀对她不理不睬,表情依旧冷酷,镇定。不久后,我害文耀和她分手的谣言传开了,有离谱到文耀搞大我的肚子,有离谱到我到处和男人睡觉来赚零用钱。那些谣言传开后,我开始变得孤僻了,但同时也决定把学业搞好让这些王八蛋跌破眼镜, 晚上在学校一个人读书,迟迟不回家。

一个晚上,几个男生走进了我的教室,开始说些难听的话。其中一个是那女生的哥哥 。他个子高大,像只大猩猩。

“我压力大。你陪我睡觉。多少钱?”

“你怀孕收费是不是有少啊?”

“哈哈哈。。。 啊!!!!”

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文耀,狠狠地打了那个女生的哥哥一拳。结果全部都打了起来。我看不爽他们四打一,我便加入了他们一起打架,还拿我的篮球砸人家的头,弄破了他的眼睛。结果生平第一次闯祸被抓,被叫去校长室,被父母骂,然后一起和文耀在家门口罚站,面壁思过。

“这么大的人了还被罚站,看你丢不丢脸!”我妈说。

可是我们哪里可能面壁思过?我们的父母也想得太美了吧?

“喂!书虫!你很会打耶!一个女生竟然打破人家的眼镜!哪里学来的?”我们的母亲走远了,他马上转过身,小声的对我说。

“看你中学时在篮球场上打架学来的!”我回答。

“哇!那你得叫我师傅了!”

“你打架每次输!我不要!”

“… … 你怎么这样说呀?”

“我这个人就是实话实说。”

“… … 书呆子!”

“我叫恩灿!”

“恩灿书呆子!”

“什么?”

“… … 对不起!”

我愣住了。他那么酷的一个大男子也会跟我道歉?何况他被罚是因为我啊!而且是我自己要凑热闹,跟人家打架的耶。

“干嘛?是我自己要打他们的。不关你的事!”

“我是说为了我和安妮的事,你莫名其妙地被人误会了,对不起!”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刻我发现其实别人说什么我一点都不在乎。我笑了。

“说对不起干嘛?我又不在乎。”

“真的?那你又在学校不回家?”

“… … 考试要到了。读书嘛!”

“书虫就是书虫!”

“那你今晚为什么那么迟不回家?”

“跟你一样咯!在读书。”

“那你也是书虫!还敢说人家。”

“我不一样。你从小就是了!”

“去你的!”

“女孩子温柔点!不要骂粗话!”

“要你管!”

“我不管你早就被那几个畜生吃掉了!”

“… …”

我们沉静了好一会儿,原本我还想问他东西的,但我的妈妈叫我进去读书了。

“进去吧!”

“你呢?”

“神经病。我老妈没叫我进去,我哪里敢?”

“也对。你的妈妈好凶哦!”

“我当然知道!喂!你最喜欢吃什么?“

“问这个干什么?”

“问你就回答啦!”

“你在追女孩子啊?问来干嘛?”

“… … 屁啦!谁要追你啦!快回答!”

“炸蘑菇!”

他沉静了一会儿,突然捧腹大笑。 “炸蘑菇!哈哈哈!”

“对啊!有什么好笑的?”我冷冷地瞪着他。谁料到他的妈妈听到了他的笑声走了出来,我赶紧溜走了。

隔天早上,文耀又在门外等我一起上学。

“炸蘑菇,早!”

“我叫恩灿!”

“走吧,炸蘑菇!要迟到了!”

从那时侯起,我这个书虫变成炸蘑菇了。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一起上学,一起读书,一起打篮球。我生日时在我家门口发现了一袋炸蘑菇还有一支太阳花。而我在他的生日时亲自炸了他最讨厌的食物(蘑菇)藏在他的背包里,熏死他。结果讲义气的他把炸蘑菇都分给朋友们,一个星期后还在我书包里放了发霉的面包。

初级学院毕业后,他去当兵。我们没想到要联络。我上大学,谈了几次恋爱,但没有一个是长久的。偶尔他回家时我们有打招呼,可是没有聊天。过后有一年出国留学,回来之后他应该已经服完兵役了,可是到今天才碰到他。

我望着他的眼神,突然鼻子一酸,有种想哭的感觉。他慌了。

“眼睛怎么红了?哪里痛?”

“… … 没有啦。吓着了。”

“你骗谁?那么容易吓到。见鬼啊你?”

“你这只鬼咯!”

“还不站起来!帮人家抹地板啊?”

他伸出手拉了我一把。认识他二十一年,第一次握着他的手。明明他的手被冷气吹得冷冷的,但一握下去感觉很温暖。

“回家吗?一起吧。”他还没放开我的手。

“好啊。”我松开自己的手,走在他旁边。

“在家吃饭吗?”

“废话。”

“喂,两年不见,你这么没礼貌。”

“谁叫你问废话!”

“你今天不回家吃饭可以吗?”

“你说呢?”

“那出来吃宵夜总可以吧?”

我们从来没有一起吃饭过。以前年幼,这种东西算是在拍拖的人才会做的吧!现在长大了,知道跟朋友聚聚会也可以一起吃饭。我便答应了。晚上九点正门铃响了。我踏出门外,见他站在车子旁。

“你要开车去?”

“废话!”

“很靠近耶!”

“走吧!那么多话!”他转身走向车子。

“喂,你是不是这样追女孩子的啊?”我随口问道。“有点霸道哦!”

他停下脚步,好一阵子都没说话。他把双手插进口袋里,过了一会儿才转过身来对着我。

“我是这样追你的。”

他望着我,眼神跟我们从小瞪着彼此的很不一样,也跟我们在巴士转换站的时候有些差别。温柔又亲切,可是这次眼神中仿佛有些害怕。我笑了。

“那… 我们走吧!”

我一边打开车门,一边望着他的表情。他的嘴角渐渐地出现了一丝的得意笑容。

“不过,我要吃炸蘑菇!”

他得意的表情顿时间消失了。

“不会吧!那么臭的东西!”

“我坚持!”

“好!那我们过后去吃榴莲!”

“才不要呢!我警告你哦!”

“不要?那我开车去,你走路回来!”

“去你的!”

嘴里像以前一样骂着他,但脸上挂着笑容,而心里呢?正是一种从来未有的甜丝丝又温馨的滋味。也许,呆会儿的榴莲大餐,再怎么难闻,也会一样甜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